白鹿狩

试管里的流体动物

所以是“支猫”

很高兴能走进你的视野

凹凸cp瑞金雷安不逆不拆

其他杂食

cp@汪汪叫汪汪啦

【雷安】假的的小黑屋

阅读须知:
※一点也不正经的文章
※雷安死亡注意(←假的假的假的)
※不是BE!不是BE!不是BE!!!(……至少我觉得不是)
※OOC(大概?)
OK?GO↓
              ↓
—————————————————

这里是给某汪的话其他人请自行略过↘
@过来抱一下 上次给你看过的那篇,改了一下结局(反而更好笑了是什么鬼)。其实我一开始是想写正经的小黑屋的,谁知道最后突然手指一飘文风突变……你就当看着玩好了!

—————————————————

  安迷修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和雷狮处于如此尴尬的处境。
  完全封闭的房间,灰色的水泥墙,深色的木制地板,一个占据了房间大部分面积的双人床,一个配套的床头柜,一个床附近挨墙摆着的四方桌,两把规规矩矩地被放在桌边的椅子,桌子上的一杯牛奶和一个奶油面包,除此以外,再无其他物品。
  房间里没有窗户,也没有门,唯一的光源来自顶部正中间的一个白色灯泡,很小,但足以照亮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雷狮出现在这里后,花两秒钟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安迷修,那张帅脸上简直写满了“我是谁我在哪我该干什么”,然后也不知道他在脑补了什么,拉开一把椅子,自顾自地坐下,脸上挂起了他一贯的笑,张口向安迷修问道:
  “傻子骑士,你把我带到这儿干嘛?”
  安迷修双手环胸,眉头紧皱,倚在墙上没有回话,眼睛紧紧盯住地板,似乎在思考该怎么离开。
  “嘿,傻子骑士,问你话呢!”
  安迷修没有回答。
  “喂,傻子骑士,本大爷问你话呢!”
  安迷修没有回答。
  “傻……”
  “恶党,安静点!”还没等雷狮再重复第三遍,安迷修先打断了他,“我也是被无故传送来的,你有时间问我不如想想怎么离开。”
  安迷修闭上眼无奈的摇了摇头,明明刚才他还在回宿舍的路上,才推开门,就已经置身于这个陌生之地了,实在是匪夷所思。
  再看雷狮,虽然他对于安迷修的回答很想和他打一架,但毕竟先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才是当务之急,卡米尔他们还等着自己拿着啤酒去一起撸串呢!
  “……我不过就是买个啤酒怎么还搞了个穿越……”雷狮一边碎碎念,一边从椅子上站起来,“喂!安迷修,别睡觉了,赶紧找找回去的方法。”说着,便开始对这个不足四十平米的房间进行地毯式搜索。
  安迷修悄咪咪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解释自己是闭眼是“眼不见(雷狮)心不烦”,跟着雷狮一起“翻箱倒柜”起来。
  说是“翻箱倒柜”、“地毯式搜索”,其实这里也就一个带两个抽屉的床头柜,和一个看起来藏不了任何东西的床有点搜索价值。
  果然,还不到两分钟,雷狮向安迷修挑了挑眉,笑道:“傻子骑士,看我找到了什么?”说着,晃了晃手中的小卡片。
  安迷修闻言,走到雷狮跟前拿起了卡片,仔细端详起来。
  卡片是白色的,上面只有一行字——
  【完成卡片上的所有要求即会出现离开的门】
  安迷修指腹摩挲过卡片上的字迹,没有凹凸不平的触感,并不是人手写的,宛如印刷上去的字体也让人无法辨认字迹的主人,这么高端的手段,倒不像是恶作剧了。
  想着,安迷修将卡片翻过来看,发现背面还有一行字——
  【二者之一将桌子上的牛奶喝掉】
  “这就是要求?太简单了吧。”雷狮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凑在安迷修身边说道,语气中有他一贯的轻浮与傲气。
  语毕,他抬步走向桌子,端起牛奶就几口喝光,随后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奶渍,挑眉看向安迷修。
  牛奶已经喝光了,却不见“门”出现,这就让二人很是郁闷了。
  “怎么回事啊?”雷狮感到有些被愚弄的愤怒,同时也为此疑惑不解。
  “……果然。”安迷修看着没有丝毫变化的房间,向雷狮解释道,“卡片上说【完成卡片上所有要求即会出现离开的门】,同时也在告诉我们,要求不止一个。第一个已经达成了,应该很快会出现第二个。”
  如安迷修所言,卡片上的字出现了变化,但这个新的“要求”
,却让安迷修和雷狮有点傻眼——
  【另一人舔干净喝牛奶的人嘴边的奶渍】
  安迷修一脸生无可恋地抬头看向雷狮,雷狮一脸意味深长地回视安迷修,正当二人相视无言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时,雷狮打破了沉默——
  “来吧安迷修,为了自由,我同意你舔我嘴角了。”
  “雷狮……你是不是忘了点事儿……”
  “嗯?”
  “你刚才喝完牛奶自己舔干净嘴角的奶渍了啊!”
  
  安迷修,享年19,死于脱水。
  雷狮,享年18,死于饥饿。(雷狮比安迷修多喝一杯牛奶(什么鬼理由)……)

评论(5)
热度(17)

© 本体是支很想改名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