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狩

试管里的流体动物

所以是“支猫”

很高兴能走进你的视野

凹凸cp瑞金雷安不逆不拆

其他杂食

cp@汪汪叫汪汪啦

【雷安/瑞金】寻光

阅读须知:
※瑞金死亡注意!(但是自我认为并不算坏结局!)
※请不要再联想到赛尔号了!
※结局不是BE!不是BE!不是BE!(我是作者我说了算)
OK?GO(修改过的二次稿)↓
                                              ↓

————————————————

这里是给某汪的话其他人可自行略过↘
@过来抱一下 咳……注意查收?
大概就是私设一堆搞不好还有很多ooc?
但是我不写作业为你码字我已经尽力了……
能不能看懂靠造化吧

————————————————

【Part 1】
  “雷狮老大,我们的能源已经耗尽了,食物储备也严重不足……”帕洛斯站在驾驶舱门口,看着雷狮的背影,第三次向他提出返航的请求——如果说前两次请求还是保险起见的话,这次就真的是只有“返航”和“死亡”两个选择了。
  雷狮眼睛看着窗外的星海——它们密密麻麻地排列在黑暗的太空中,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发出光亮……可这有什么用?在这个深邃的无尽空间里,它们是那样黯淡无光,这些星体发出的光甚至还不及人造光的十分之一亮!又怎么够人类撑过这无尽长夜?
  这片星域他已经搜索过不下十次,哪一次有过丝毫收获?这片星域的光甚至远弱于其它任何一片星域!在这里进行对光的探索无异于白费力气!
  为什么执着于这里?雷狮问过自己。
  仅仅因为那个观星师——被称作“星月魔女”的凯莉说过的一句酒后胡言?!
  “放眼整个宇宙,A系星域是最暗的,但谁能知道,唯一能与曾经的『太阳』相媲美的光,只会存在于那里……”
  雷狮内心一阵烦闷,他一拳砸在驾驶台上,最后咬着牙吐出两个字——“标记绝对位置和相对位置,返航。”
  
【Part 2】
  “回来了。”格瑞听见雷狮推门的动作,如同以往一样对他说道,眼睛却始终盯着手中那本厚厚的典籍,似乎他并没有对雷狮打过招呼。
  雷狮对于这个冷淡的“合作者”表示已经习惯,他“嗯”了一声来回应格瑞,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向实验室的沙发,任由自己瘫在上面。
  “没有发现?”格瑞突然发问道,目光却依旧紧盯着手中的书页。
  “嗯……”雷狮有气无力地回答,“一如既往的暗,连外面这个都不如。”语毕,自嘲似的笑了一声。
  格瑞捏着书页的手指僵硬了一下,随即抬头看向了窗外——那是一百年前人类从K系星域“捕获”的光源,历经一百年的燃烧,已是临近暮年,发出的光越来越弱,根本不够人类再撑过下一个百年。
  “……『太阳』真的存在吗?”
  突如其来的发问,让雷狮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从沙发上坐直,看着格瑞的背影,最后嗤笑出声:“你真相信星月魔女的鬼话?就算存在,那也是几十万亿年前……”
  “……因为我曾观测到过。”格瑞没有回头,“并因此丧失了成为一个观星师的资格。”
  雷狮知道观星师的选拔条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完美的视力,不允许有一点差错,因为任何一点有关坐标的误差,都可能导致巨大的损失——或许是能源的浪费,或许,是探星者的死亡。
  “……所以你选择成为一个探星者?借助别的观星者发来的坐标来寻找你曾观测到过的光?”
  “嗯。”
  “但是你从来不肯和我一起去A系星域。”
  “我相信『太阳』的存在,但我不相信凯莉的话——『太阳』决不可能在A系星域。”
  格瑞转过身来,看着雷狮,不再言语,雷狮亦然,空气似乎在沉默中凝固,让人呼吸不得。
  “古籍中提到,人类死后,会化作天上的星星,你信吗?”
  『我不信。』雷狮紧盯着那双与自己瞳色相近的眸,没有说话。
  格瑞没有看回去,也没有说话,他走向实验室门口,手握在门把手上,在开门之前,回头张了张嘴,没有发声。
  但雷狮看懂了——
  『可我信。』
  
【Part 3】
  “大哥,这次出航还去A系星域吗?”卡米尔一边清点飞船上的资源,一边问道。
  “……去。”雷狮犹豫了一下,但他最后还是选择去A系星域。
  说实话,他可不信凯莉的话,更何况还是醉酒后的胡言乱语,却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相信自己要找寻的光,一定在A系星域。
  “可是上面的人已经没那么多耐心了,接连十几次的毫无收获让他们开始考虑是放弃探星者还是放弃……”
  “我们必须去A系星域。”雷狮打断了卡米尔的话,“……但出发时间推后3天,我需要时间准备一些东西。”
  他转过身,为卡米尔正了正帽子,拍了拍他的头,柔声道:“不必为我担心,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保证。”
  
【Part 4】
  “格瑞,你确定?”雷狮看着手中那张A4纸上格瑞手写的字迹,挑了挑眉。
  “确定。”格瑞郑重地点点头。
  但雷狮仍然有些怀疑,“……这个位置准确吗?”
  对于雷狮的疑惑,格瑞并没有生气——准确的坐标对于探星者的重要性任何人不会比格瑞更了解。这不是朋友间的玩闹,不是一句彰显义气的“我相信你”可以糊弄过去的,格瑞知道自己眼睛的缺陷,也接受这个现实,所以他理解雷狮的谨慎,也不因此觉得受到了歧视之类的,对此他回以一句话——
  “我找凯莉确认过了。”
  雷狮却是一下子炸了毛,几乎要跳起来,“你找凯……”
  “你不能否定她是首席观星师的事实。”格瑞第一次强硬地打断了雷狮说话,“即使曾经因为一个主因不在她的失误导致你的首席骑士命丧星海,雷狮,或者说……三皇子殿下?”
  格瑞眼神和语意中所暗含的坚定,是雷狮陌生又熟悉的,很久以前这中坚定似乎埋在他骨里,但自某一天起却突然消逝于他心中,而今天,又重新回到了他身上。
  只是雷狮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格瑞最后那句话,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但格瑞说的确实没错,凯莉是首席观星师,她的观测准确度是无人可媲美的,既然是她确认过的,想必……
  “会有结果的。”雷狮将A4纸折叠一下收好,离开了实验室。
  格瑞转身走向实验室的书柜,打开柜门,停了好久,最后还是伸出手,将倒扣在最高层的相框拿下来,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眼神中暗含的,是比起坚定更让人陌生的——温柔。
  “会有结果的,金。”
  
【Part 5】
  “……在几十万亿年前,人类的祖先生活在一颗拥有大气层的行星上,当时的人们称之为『地球』……
  “……据古籍记载,当时人类的主要光能来源来自于一颗能够发光发热的巨大恒星,它被称之为『太阳』,它产生的能量过于强大,以至于离它较近的星球皆因巨大的压强和极高的温度而无法孕育生命……”
  星体课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讲着,配合着投影仪投射出来的3D模型,向学生们讲述着星体课中的第一节——『太阳』和『地球』。
  一向不管上什么课都昏昏欲睡的金,此刻正双手托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盯着3D模型,眼中似乎能发出光来。等老师讲到仅仅太阳一个星球就给整个地球上的人类带来光明、温暖及生存必需品时,金的嘴张成了O形几乎要尖叫出声。
  “格瑞格瑞,太阳好厉害啊!真想见一见呢!”直到下课,金还沉溺于对『太阳』的崇拜中,双手托着下巴闭着眼睛,满脸小迷妹见到自己爱抖露的样子。
  格瑞看了他一眼,眼中的温柔一闪而过。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以他一贯的冷淡声音回道:“『太阳』已经燃尽了。”
  “可是老师刚才不是说还会有第二个『太阳』出现的嘛!只是还在探索中呢!”金对格瑞的说辞颇为不满,直起身子双手环胸,嘟小嘴忿忿不平,但随即又恢复了刚才的模样,“真希望能看见一次太阳啊!”
  “那就成为探星者。”一个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金和格瑞几乎同时扭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安哥!”
  “安学长。”
  安迷修露出他一贯的温柔笑容,“好久不见啊,金,格瑞。”
  “安哥你去哪了啊?好久没见到过你了。”金似乎已经忘了太阳的事,连蹦带跳地跑到安迷修跟前,很是激动。
  “喏。”安迷修指指自己身上的制服和胸前的徽章,“在下现在是三皇子雷狮的首席骑士了。”
  “诶?真的吗?安哥你真的通过选拔了啊!”金大声叫着,看起来比安迷修本人还要高兴,好像通过选拔的是他而不是安迷修。
  “嗯。”
  “但是安学长之前不是一直想当探星者的吗?”格瑞突然问道,顺便不动声色地将金从安迷修身旁拉到自己的一侧。
  这点小动作并没有被金注意,安迷修却看得一清二楚,他没有说透,只是用含着笑意的双眼看了格瑞一眼,然后解释道,“三皇子殿下已经取得了探星者的资格证,而且他有自己的团队和飞船,成为他的首席骑士,能将在下成为探星者的时间提前。”
  “只是因为这个?”格瑞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毕竟三皇子的脾气众所周知,即便他是个皇子,也足够符合安迷修骑士道中『恶党』的条件,而显然安迷修不会因为这点利益而成为三皇子的骑士。
  “好吧好吧,瞒不过你。”安迷修无奈的笑笑,“这是师父的意愿——你知道他为皇族尽忠一生,现在那些连《骑士准则》都不背的家伙可入不了他的法眼,而在下身为他唯一的徒弟,自然要担起这个责任。”
  “哇!《骑士准则》是指那个前人留下的石板上刻的那个?足有一千二百多条的?”金的重点完全放在了《骑士准则》上,看着安迷修表示不否认的点头,惊讶到说不出话来。
  “话说金,你不是要想看看『太阳』吗?两年后,来当探星者吧,以你的身体素质绝对能通过。”
  “真的吗?”金笑得像一朵向日葵,激动地抱住了一旁的格瑞,“太好了!格瑞格瑞,你也和我一起吧!这样我们长大之后也能在一起了!”
  “格瑞的话,最好不要当探星者。”格瑞已经张口准备答应,安迷修却在一旁如此说道。
  “为什么?”金不解地问,同时向安迷修投来的,还有格瑞疑惑的目光。
  “格瑞虽然很适合当探星者,但单凭他出色的视力,观星师更适合他,再配上他严谨细致的性格,如果成为观星师,更容易发现『太阳』的存在。”
  
【Part 6】
  “雷狮老大,已经靠近目标了,预计再有30分钟即进入受温度影响范围。”帕洛斯盯着显示屏上的坐标及相关数据,向一旁的雷狮汇报到。
  窗外,飞船的正前方有一个小小的亮点,它离飞船还那么远,以至于它看起来还不如一只蚂蚁大,但它又是那么亮,即便相隔甚远,也向雷狮发出了足以掩盖周围所有星体的光芒。
  “佩利,调整飞船模式,准备进入感温区。”
  “好嘞,雷狮老大!”
  雷狮看着那一个小亮点,甚至不敢眨眼,他怕一眨眼,那小亮点就会如同幻觉,消失在他眼前——和他曾经的首席骑士一样。
  
【Part 7】
  “三……雷狮,发现目标,请确定传送位置。”安迷修在雷狮警告多次后,终于放弃了叫他三皇子,虽然还是有些改不过口,但终于是换了个称呼。
  雷狮双手撑在驾驶台上,这是他第一次“捕获”,说不紧张是假的,但更多的,还是兴奋和激动。他根据观星师凯莉发来的坐标确定了传送位置,并将具体任务分配给了飞船上的人——安迷修的任务,是出船舱,负责传送门的启动。
  穿着厚厚的防护服的安迷修漂浮在太空中,一点点靠近目标星球,到达指定坐标后,他拿出传送门启动器,雷狮紧张地看着,紧握的手心已经不知不觉出了一层薄汗。
  然而就在安迷修按下开关的前一刻,他突然将传送方向改成了雷狮的飞船,然后迅速地按下开关……
  被传送走前,雷狮看见他们原本的目标星球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亮——这是爆炸的前兆——安迷修深知,雷狮亦然——作为早已拿到探星者资格证的人怎么会连这点基础都不清楚?
  通讯系统里传来安迷修通过对话仪传来的声音:“雷狮,我知道,而且,我也……”声音就此中断,爆炸的亮光一下子照亮了漆黑的太空,安迷修就这么消失在了亮光里。
  安迷修知道什么?
  知道前天弄坏了他的木雕小马的人是自己?知道自己是故意派他放置传送门好让他近距离接触一次『光』来博得他原谅?知道这颗星球会爆炸?……还是说,知道成为骑士这个事是他吩咐下去的?知道自己其实喜欢他?
  雷狮最后倒是安全回到了皇宫,上级对此很重视,几次召开大会,最后对观测到这颗星球的观星师做了严厉处罚,剥夺其观星师的身份终生。
  而对于安迷修——三皇子雷狮的首席骑士、探星者中最优秀的学员,政府追封其为烈士,将其载入史册,后世的每一届探星者都会了解他的事例,瞻仰他有如瞻仰光源。
  只是令雷狮感到不解的是——为什么凯莉没有受到处罚?当时明明有两条方案,即便她并没有参与观测,可这颗恒星是凯丽推荐的不是吗?
  如果凯丽没有推荐的话,安迷修就会多50%活下去的可能啊。
  
【Part 8】
  “老大,这里的温度不对啊……”佩利的声音突然想起,打断了雷狮的回忆,“这温度怎么越来越低了……”
  雷狮皱着眉头,看向一旁的雷达地图,上面显示的相对位置看起来那么熟悉,雷狮努力会想着,突然睁大眼睛看向窗外——这是星体爆炸发生的地方!
  飞船里目标星球很近了,雷狮看见星球表面的湖绿色——像极了安迷修的眼睛……
  “怎么回事?!”雷狮对着对话仪咆哮,他将皇族礼仪全部抛之脑后,握着对话仪的手因为用力过猛青筋暴起,心里的复杂情绪几乎赶走了他全数理智。
  “他就是你要找的结果。”对话仪里传来凯莉的声音,“温度很冷吧,另一边可是滚烫的哦——足以和太阳媲美了。”
  “凯丽你!”
  “别这么咬牙切齿嘛,你看看它的坐标——A-13-24,难道你就没想到?”
  “……格瑞呢?你们串通好的?!”
  “格瑞?大概在金那里吧。”凯丽漫不经心地答道。
  “你开什么国际玩笑!金明明早就……”
  “人类死后,会化作天上的星星——你没看过古籍吗?还是你觉得眼前的星球,只是个巧合?”
  
【Part 9】
  “格瑞!明天我就要去参与第一次探星行动了!”金伸开双手想要拥抱格瑞,照例,被格瑞挡下了。
  藏起内心的情绪,格瑞简单的回复了一句“嗯”。
  “嘿嘿……”金傻乎乎地笑了笑,“格瑞也要抓紧时间观测到『太阳』哦!”
  我已经观测到了——
  你就是我的太阳——
  带来光与温暖的,太阳。
  
  可是金最后没有回来,和他一同出行的紫堂幻送来他的骨灰——“因无法适应压强骤变心脏炸裂而亡”。
  这是医生给出的解释。
  格瑞抱着金回到他们住过的地方,他突然后悔在金离开前为什么没有抱抱他。
  如果说雷狮还能将情绪转移到对凯莉的怨恨上,那他呢?恨这片星海吗?这星海里装满了金的愿望,要他怎么去恨?
  “金……我会替你……找到『太阳』……”
  
  后来格瑞在观测台上看见了那耀眼的光芒,只一眼,便夺去了他的视力。
  但他肯定,那就是他的『太阳』,是他的『金』。
  
【Part 10】
  当雷狮抱着安迷修下飞船时,本来一片嘈杂的大厅突然鸦雀无声,所有工作人员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雷狮一步一步走下飞船,一步一步离开大厅,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包括随后一脸懵逼地从飞船里下来的卡米尔、帕洛斯和佩利。
  早在几年前就确定死于星体爆炸的探星者安迷修,竟然完好地回来了?!
  一时间人们不知道自己内心是喜悦多一点还是难以接受多一点——毕竟“安迷修”这个名字已经被载入烈士名单很多年了,几乎每一届新的探星者都会向瞻仰光源一样瞻仰他的“遗像”,这时候突然真人出现了,他的瞻仰者们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了——说起来还有点叶公好龙的意味。
  但惊讶归惊讶,事实摆在眼前,所有人都得去接受它——于是上层立马派人为安迷修检测生命特征和身体状况,并为他安排最好的医生进行复苏和制定身体机能恢复计划。
  按理说这种爆炸性大型新闻应该能承包热点top至少两周以上,谁知它从一开始就只占到了第二的位置——著名探星者、前任首席观星师格瑞失踪成功抢了安迷修回归的热点,并持续了三周热度还居高不下。
  据称格瑞驾驶飞船前往J系星域,最后飞船被设置了自动驾驶回来,而他本人却失踪了。
  当然热点居高不下的原因并不是新闻内容,主要还是观星师内部的争吵——格瑞是飞船上显示的最后地点是J系星域的边缘,与A系星域交接的地方——那里离人们所居住的星球可有够远的,要说格瑞是出于好玩去那里散心可没人相信。
  所以几乎所有观星师都强烈要求对那个坐标及其附近进行观测——看看是不是有新的可利用光源。

  “不行!”唯一不支持这一要求的首席观星师凯莉一掌拍在会议桌上,“格瑞都回不来的星域,你敢让哪个探星者去?”
  理由听起来很正当,但终归是有些牵强了——格瑞再强,也是单枪匹马物资不足,只要硬件条件足够好,其他探星者又为什么不行呢?
  关于此事的会议重复召开了不下十次,每一次都以“无果”为终,只是凯莉已经不再占优势了,很可能下一次,或者下下一次,就会拗不过其他观星师选择妥协。

  但皇室的官博突然发出的一条视频,为凯莉扭转了局势——
  视频里雷狮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安迷修来到存放飞船的大厅,调好镜头后,安迷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微笑,薄唇微启,缓缓道来:
  “大家好,在下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如大家所见,尽管不可思议,但在下的确从‘遗像’变成了活生生的人……
  “关于探星者格瑞的失踪,在下表示遗憾,但同时又不得不说的是,格瑞所去的最后地点,并没有任何可利用光源……”
  安迷修温柔的嗓音戛然而止,身后的雷狮半弯下腰来,对着镜头,扬起他一贯张扬的笑,“发现安迷修的A系星域边缘,有一颗编号为A1324的星体,燃烧情况稳定,据估测至少够人类撑过五百年长夜。”
       说着,他突然低头看了一眼安迷修,随后拍着安迷修的肩,对着镜头大声宣布着,“我,『雷狮海盗团』团长雷狮,在此郑重宣布,海盗团全体成员将于三月后启程,捕捉新光源——A1324。”
  『雷狮海盗团』是雷狮所在探星小组的别称,自雷狮成立他的探星小组后就叫开了。这个消息一放出,全民沸腾,而热点关键词,也终于开始慢慢易主。
  
【Part 11】
  “我有一点不明白。”站在观星塔顶层的窗口,雷狮仰头喝了一大口手中的罐装啤酒,向一旁的凯莉问道,“你为什么执意不让他们观测格瑞去的最后坐标?你明知道那里有全宇宙最亮点光源……”
  凯莉看着满天星斗不语,最后才吐出三个字,“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雷狮嗤笑一声,“怕探星者回不来这种话我可不信。”
  “人类死后,会化作天上的星星……”凯莉偏过头看着雷狮,“你信吗?”
  “我不信。”雷狮几乎是秒答,“如果我信,就没有现在的安迷修。”
  “哼,格瑞也不信,他只信金死后一定会成为太阳。”凯丽如是说,“所以他带着金的骨灰去了『太阳』所在地。”
  雷狮挑了下眉,示意凯丽继续说下去。
  “但古籍里的话并没有完全说错,人类死后虽然无法变成星星,却能成为某颗星星的『光』……”凯莉顿了一下,继续把话说完,“金死在J系星域边缘,所以他附近的一颗星球吸收了他的光,成为了『太阳』……”
  “那安迷修?!”雷狮突然想到A1324和安迷修神似的属性,不禁一阵后怕。
  “如果你再晚一点找到他,那么他的最后结局就和金一样。”凯莉冷冷地瞟他一眼,没有再说其他话,于是又是良久的沉默。
  冷风灌进观星塔,雷狮将喝空的啤酒罐子放在一遍,打破沉默,“……所以你为什么不让人们观测『太阳』?”
  “格瑞的温柔很贵……”凯莉看向东方那颗一点点升起的湖绿色星球,“所以我想把它全部留给金。”

评论(6)
热度(51)

© 本体是支很想改名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