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狩

试管里的流体动物

所以是“支猫”

很高兴能走进你的视野

凹凸cp瑞金雷安不逆不拆

其他杂食

cp@汪汪叫汪汪啦

【瑞金】留光机

阅读须知:

※修改过的二次稿

※原作背景,大赛结束后

※BE,金死亡

※瑞金only,嘉德罗斯出现只是顺应剧情发展

※私设、ooc会有大概是剧情需要(我已经尽力了)

※找不到所谓的敏感词究竟在哪,所以一部分文字用图片代替,见谅

以上OK?GO↓


———————————————



『One day to Start』


“嘿!你好啊!”他是突然出现在格瑞面前的,笑得像朵太阳花,一点没有见到陌生人的胆怯,“我以前都没见过你呢,你是来旅行的吗?”


格瑞低头看了看眼前这只小小的金发少年,想了想,回应道:“……算是吧。”


“真的吗?”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奇,宝蓝色的眼睛仿佛能发出光来,“以前都没有旅行者来过我们星球呢!那你还去别的星球旅行过吗?”


格瑞回忆了一下,自己几年前参加凹凸大赛,一直未能离开赛场,虽然没有四处游山玩水的那种旅行,但别的星球还是去过不少的——这也算是旅行吧。格瑞想着,于是他看向少年蓝蓝的眸子,郑重地点了点头。


“哇——”少年故意将自己稚嫩的嗓音拖得好长好长,以表示自己的惊叹,“那你真的好厉害啊!”


这算什么厉害。格瑞在心底无奈地笑道。


“你长大也会很厉害的。”格瑞抬起右手,似乎是想揉揉少年的脑袋,但他手突然在中途停了一下,最后还是悄悄收了回来,攥紧拳头伸进了上衣口袋里。


“真的吗?诶嘿嘿……”少年挠着自己的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着,“我一直希望自己能成为像姐姐一样强大的人呢!这样我就可以保护姐姐啦!”


“嗯,真的。”格瑞在嘴角扯起一个弧度,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温柔一点,也让自己的话更可信一点——尽管事实上格瑞并没有说谎——少年长大后真的很厉害。


“我就知道我有朝一日能像姐姐一样厉害!”少年拍着胸口,开心地笑着。

然后他又突然将目光重新移向格瑞,“对啦!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明明自己的名字在嘴边呼之欲出,但格瑞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硬生生将“格瑞”二字咽下,薄唇微启,无数的文字在脑中略过,最后由一个早已从陌生到烂熟于心的词汇代替了那两个字——


“……芦荟。”


意料之中地,少年笑了起来,但另格瑞没想到的是,格瑞没想到他会笑到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哈哈哈哈……芦荟这个名字……我的天这个名字……”


格瑞安静地等他笑完,然后问他——很好笑吗?语气很平淡,听不出生气,但是也听不出笑意。


少年似乎觉得自己的做法不妥,从地上爬起后,连身上的灰也没拍,就双手背在身后,低着头小声地向格瑞道歉:“啊……对不起,我不该笑你的……姐姐说过这样是不对的……”


“我没有生气。”格瑞向他说道,但似乎是觉得这样的话语不够,又补充了一句,“我只是想问问你为什么笑。”


“这个啊……就是……嗯……”少年挠着自己金色的小脑袋,似乎在思考什么困难的问题一样,“我也说不清,就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怪怪的,有点想笑……”说这话时,他一直小心翼翼地打量格瑞的表情,但实际上他什么也看不出来。


“这样啊。”格瑞想,“这也算正常的吧。”


毕竟,仔细想想的话,


用植物名字当人名,


的确有些好笑。

 

 

『One day to continue』


……


那个金发的孩子本来坐在格瑞边上安安静静的,才刚刚过了不到几分钟,他突然叫了格瑞一声,“芦荟!”


格瑞有些疑惑的偏过头看着少年,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说些什么。


“唔……就是那个……”那少年好像在竭力控制自己不再发笑,以至于整张脸都开始发红,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看地上的碎石子,又看看一旁坐着的格瑞,食指轻轻挠挠一边的脸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为什么会起这样的名字啊?】


一定是想问这个问题吧。格瑞想明白后莫名就想笑了——原来他小时候就是这样啊——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但是意外地会站着别人的角度考虑呢。


【是怕这么问不礼貌冒犯到自己吧?】


这么想着,格瑞嘴角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他向少年解释道:“是一种植物。”


“嗯?”金歪歪脑袋,疑惑地看着格瑞,让人不禁想起前一段时间很流行的歪脖子系列表情。


“芦荟,是一种植物的名字。”格瑞伸手把玩自己散下来银发,“有个人说,我很像芦荟。”


有风吹过,带起一阵尘土,空气的味道并不新鲜,反倒有一种金属味道掺杂其间——毕竟登格鲁星是一个发展重工业的星球,这里没有宝蓝的天空,也自然没有清新的空气,甚至连土地都贫瘠得过分,能在这里生长的植物实在是少之又少——好在这里至少还长出了那么一朵向日葵,仅这唯一一朵就足以点亮格瑞眼中的整个登格鲁星了。


“诶?芦荟是银白色的吗?好神奇啊!”登格鲁星上可没有芦荟这种植物,尽管芦荟对环境要求并不高,但也不是说在哪里都能生长——就好像热带雨林里也没有仙人掌一样,低要求都是相对而言的,有些时候,“低要求”的“要求”并不比“高要求”好达到。


少年并没有见过芦荟,自然也不知道“芦荟”到底长什么样子,只能根据格瑞那一句不够详细的描述,发挥孩童的想象力尽力去想象而已,所以格瑞说自己像芦荟,他就觉得芦荟是银白色的,简单粗暴,生动形象,虽然生物老师听了说不定会气死,但语文老师或许会很开心。


“不,是绿色的。”格瑞闭上眼,头微微抬起,像是在回忆什么,“芦荟和我的头发形状很像。”

 







『One day of sunset』



……


“诶?这样吗?那它一定是很没精神的植物。”少年似乎有些许失落,“因为你的头发就很随意地散下来了啊。”


格瑞愣了一下,余光看向自己银白的发丝——的确是乖巧地垂在一边,有风刮过时还会轻轻飘动。


“比起芦荟是不是更像吊兰?”格瑞在心里问自己,但随即又暗自嘲笑自己的幼稚——这明明是金才会想的问题。


“要是有个发带把它们束起来就好了!这样看起来就有精神了!”少年清脆的嗓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我觉得黑色比较合适,上面还可以用白色的线缝上你喜欢的文字之类的……”


少年突然打开了话匣子,喋喋不休地向格瑞描述着发带的样子,还时不时兴高采烈地高举双手比划着——尽管事实上格瑞并没有说过他将会用发带将自己头发束起的话。


格瑞想起了自己曾经的那条发带,和少年的描述出奇地相像,他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必然,总之它出现了,而且……不止一次。


“诶,我该回家了。”少年突然停止了他关于发带的设想,从坐着的大石头上蹦下来,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指着夕阳,像格瑞笑,“太阳都回家了,我也要走了,今天真的很开心,芦荟!明天再见吧!”


格瑞也站起身,低头看这少年,点了点头。


少年笑着跟格瑞道了别,一蹦一跳地向家的方向跑去,身后突然传来那个在耳边响了一天的男声,声音不大,但他恰好能听见——


“金,无论在哪个世界,我都会一如既往地……”

话还没说完就戛然而止,被叫做金的少年再回头时,身后空无一人,只有风扬起尘土,营造出一种虚假的感觉。


“诶,说起来,我有告诉过他我的名字吗?”


这是个费解的问题,但金不会为此困扰太久的,因为过了今晚,他就会忘记这个问题,以及今天的经历,而他现在也有对他来说更需要得到解决的问题——


“啊!我今天一天都做了些什么啊!一点印象都没有啊……完了完了不会又睡了一天吧?怎么身上这么多灰啊!可恶!拍不干净!回家又要被姐姐骂了……”

 

 








 

『One day in the future』


不知道是头疼缓解了还是自己已经痛到麻木了,格瑞站起身,慢慢地走到那一堆碎片面前,拾起那个只有一点裂纹的玻璃瓶——这很匪夷所思,但并不是重点。


每次都会在同样的地方遇见金,


每次都会以同样的打招呼开头,


每次都会讨论同样的话题,


每次都是在夕阳出现的时候和金告别,


每次都尝试着告诉金——我爱你,但是总说不到最后,


……


每次金都会在告别后忘记他,然后在第二天重新和他认识。


嘉德罗斯曾经问过“重复这样的时光有意思吗?你们连对话一模一样的。”


有意思。格瑞告诉他。


有金在就不会没意思。格瑞在心里说。


就像《源代码》里演的那样¹,尽管大体上都是一样的,但细微上总有那么些不同,比如有时候金会送他一朵花,有时候会给他一个漂亮的卵石,有时候会主动抱抱他……而他们的聊天内容,也会有细微的用词上的差别。


但现在格瑞要度过漫长的没意思的日子了,当初成为神使是为了能活到播放完金的时光的那一天,现在他却突然怨恨起神使不死的设定来——有时候人真的很贪婪。


格瑞坐在了地上,低头看那个玻璃瓶,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哭了,至少客观上来讲他眼睛里有液体流出,一滴一滴砸在玻璃瓶的裂纹上,看起来就像从那个玻璃瓶里流出来的时光。




———————————————


1.《源代码》中男主为了找到事情真相以另一个人的身份重复出现在一段时空里,事情发展都是一样的,但细节上又有所不同。


———————————————

 @汪汪叫汪汪啦 

所以二次稿就这样出炉了……再看一遍?(也不会有肉的)

评论(2)
热度(20)

© 本体是支很想改名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