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狩

试管里的流体动物

所以是“支猫”

很高兴能走进你的视野

凹凸cp瑞金雷安不逆不拆

其他杂食

cp@汪汪叫汪汪啦

【瑞金】十年后格瑞终于还是遇见了那个傻孩子

阅读须知:
※双时间线(但并不怎么影响阅读(大概))
※瑞哥表面现设内心旧设
※是糖没错
※一句话丹秋
※内容纯属胡扯而且科研人员应该会更忙……更忙……更忙……总之不要带入现实。
以上OK?GO↓

—————————————————

 

Today is 09.14 Sunday

最近格瑞很忙——他刚当上研究室的一把手,还没来得及适应,就碰上上级检查这种除了给研究人员增添麻烦以外毫无卵用的活动,另外解冻实验体A10号的日期又恰巧临近,即使去掉一把手日常的任务,一天八小时的工作时间也勉强才够用。

然而悲催的是最近几天的任务没法去掉——解冻实验体稍有差错就全盘皆输了,虽说实验体都有签署免责协议,但事实上出了事儿还是会一股脑全怪在研究室身上,到时候就算从法律手下逃脱,也少不了舆论的谴责。所以格瑞不敢把这事儿推给下面的人去做,他只能加班加点地把细节一个一个安排好。

讲真,如果不是老教授——原研究室一把手的病情严重到是个人都能看出他撑不下去了,格瑞真的要怀疑是不是他故意装病以逃避这繁忙的公务。

短信提示音突然响起,格瑞顺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一条未知号码发来的,内容很简短,简短到除去标点符号只有三个字:

【你好呀!】

高强度的工作让格瑞感到心烦意乱,他下意识地将其判定为陌生人的恶作剧,放在一边不予理会——是的,酷哥是不会把这无聊的恶作剧短信放在心上的。

但实际上“酷哥”格瑞不仅放在心上了,还默默地在心里一点也不礼貌地怼回去一句——

【好个毛线球嘞!工作都成山了】

 

Today is 09.14 Tuesday

“今天的金也是活力满满的呢!”护士姐姐一边帮金换掉输完的点滴瓶,一边笑眯眯地和金打着招呼。

“嘿嘿……”金停下手中的游戏,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金色的小脑袋,“再过不了几天我就要睡十年了,这几天就不能再用浪费时间去睡觉了吧……”

“嗯……”护士姐姐的笑突然停顿了一下——十年只是保守时间,若十年后金的病情仍然没有解决方案,这次“长眠”到底要持续多久就没人知晓了……但这不是她该考虑的,也不是她为此感到悲伤就能解决的。

“那你好好玩。”所以她随意补充了一句,打算前往下一个病房。

“诶,话说小姐姐,我什么时候能出去玩啊?护士长姐姐都说了好几天改天让我出去玩了,这个‘改天’什么时候到啊?”金突然拉住了护士姐姐的衣角,抬起头,用一种略带讨好的语气询问道。

但是这种问题怎么能是一个小护士回答得上来的呢?她不清楚金的身体状况到底支不支持外出,也不清楚护士长的许诺到底是真的,还是只是哄小孩子的话语,所以她只能尽量用听不出敷衍语气的“我帮你问问”来搪塞过去,以帮助自己脱离这个房间。

“唔……上上上一个护士姐姐也是这么说的……”金有些不满地躺会病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他在想他的游戏,换点滴的时候刚开始打boss,但这会儿估计已经game over了,毕竟即使玩家不操作boss也会不停攻击的。

以前金会重新来过直到可恶的boss被成功击败而他获得打通“xx副本”的成就,但是现在他没这个心思——自从生病以后就时常没什么力气,自然也提不起劲去重新打一遍游戏副本。

短信提示音巧妙地响起,即使不看金也知道肯定是未知号码发来的广告,但是这让金想出了一个打发无聊时光的好办法——他可以给别人发短信。

但是发给谁呢?通讯录里只有两个号码:姐姐秋,和暂时还不是但将来一定是姐夫的丹尼尔。

思来想去,最后金决定自己胡乱编一串号码,然后内容嘛……第一次发就简短一点吧——

【你好呀!】

 

Today is 09.17 Wednesday

格瑞承认他脑子里的这个想法非常不科学不符合他一个科研人员的身份,但他真的怀疑那个未知号码发来的短信和他的工作量是约好了的——居然同样地越来越多了——无论是从单个内容还是总数量上看都是这样。

如果说第一天的【你好呀!】格瑞只是在内心小小地吐槽了一下,那么接下来的【今天阳光特别好!】、【好想出去玩可护士长还是说改天】、【姐姐今天带着未来姐夫来看我了,还带了一盆向日葵】……就让格瑞差点控制不住他自个儿地直接在众多研究室成员的附近对着手机吼了出来——小朋友麻烦你看清号码再发短信好吗?这里是政府直属科研机构01号研究室总负责人,不是广播里的知心姐姐!

所以在格瑞今天接到一条历史最长且内容十分搞笑的小朋友的日常吐槽之后,他终于忍无可忍地回了一条短信——当然这封短信内容很酷哥绝对没有ooc(因为它连上标点也才四个字)——

【你是谁?】

 

Today is 09.17 Friday

对金来说今天依旧是平凡的、等待长眠日子到来的一天——如果没有那条突如其来的回复短信的话,大概这一天又会被金毫不犹豫地贴上“无聊透顶”的标签。

【你是谁?】

短信内容非常简短,和金第一条发送的消息有的一拼,但是就是这条“连上标点也才四个字”的短信让金的心情先后经历了惊喜、窘迫、激动、平静四个过程。

先开始是惊喜于自己居然真的能收到回信,然后又突然为自己发了几天短信都没想起来自我介绍而窘迫,接着幻想自己无聊生活被打破后突然激动,然后激动累了自己就平静了。

但是金在平静下来的同时,一不小心顺便把回复人家的事又给忘了——或者说在他印象里自己已经回复过了,so……自我介绍这个事儿一直拖到了第二天金兴致勃勃地起床看手机收件箱时发现未读短信为零时才想起来。

 

Today is 09.18 Thursday

在昨天那条【你是谁?】的短信成功发出之后,一整天格瑞都没有收到回信,他突然有点开心——自己随意的问句终止了对方无聊的恶作剧。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开心之余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小失落的——我们酷哥格瑞愿意承认的也只有那么一丢丢。

然后这复杂的心情在今天终止了——他不仅收到了回信,收到的还是巨长、巨详细的自我介绍——从字数上说,不亚于一篇初中生的作文,以至于他分了好几条才发完;从内容上说,不亚于大学毕业生找工作时填的简历,从姓名到外貌一样不少;从文笔上说……很容易看出年龄绝对不超过十七……哦不对十六。

其中甚至还提到了他再过几天就要参加政府直属科研机构推出的“人体冷冻计划”的事。

结束今天的工作之后,格瑞靠在椅子上,把分了好几条短信发来的“自我介绍”看完,内心感叹这孩子大概脑子缺根筋,自我介绍这么详细也不怕发给的是不法分子的同时,无意识地调高了对这个面都没见过也没怎么聊过天的小朋友的好感。

然后他开始回复这个内容丰富的“自我介绍”——

【你好,金。我叫格瑞】

 

不过,大抵是工作过于繁忙,以至于本身就在政府直属科研机构工作且参与“人体冷冻计划”的格瑞忘了一个事实——该计划实施于十年前,停止招收新实验体于五年前。

 

Today is 09.18 Saturday

本来今天金只收到了一个坏消息,但幸于他今天睡眠时间稍微比往常推迟了那么一点,所以他今天又收到了一个好消息——自我理解下的好消息。

坏消息是“人体冷冻计划”开始时间提前到明天,这表示他醒着的时间一下子缩短了近十天——虽然醒着也是无聊,但一想到要睡十年就突然觉得还是醒着无聊比较好。

好消息是他终于和那个发短信的人成了朋友——相互说过你好,还知道了对方的名字,这肯定是已经成为朋友了啊!——所以说是自我理解下的好消息。

但是马上就要和新朋友分离十年,等自己康复之后该怎么认出这个素未谋面的“新朋友”呢?

这是个问题,但对脑洞非常大的金来说不是个问题——他可以和“新朋友”对暗号嘛!于是他迅速想了一个押韵而又好记的暗号,但是今天太晚了,所以金决定明天一早就发给“新朋友”!由于某种没来由的自信他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忘!

 

Today is 09.19 Friday

今天一早格瑞就收到了新短信,但他没时间看,而他本人也不知道这件事——因为今天A10号实验体就要解冻,他的手机关机放在实验室外,而他正和众多参与计划的人员在实验室里忙碌——A10号实验体冰冻时间长达十年,解冻成功率低于80%。

所幸的是实验十分成功,在实验体清醒过来之前,格瑞有时间出去喝口水歇一下再回来询问实验体一些身体状况。

然后在这个“喝口水歇一下”的过程中,他就看见了那条包含着金迅速想出的押韵又好记的暗号,然后格瑞内心只剩一个想法了——

“这什么二货暗号一点也不符合我酷哥的身份(╯‵□′)╯︵┻━┻”

但是他顿了一下突然想起来一件事——A10号实验体的外貌好像有点眼熟……

 

Today is 09.19 Sunday

所以说金的自信是没来由的——他最后还是忘了,当然,他忘的不是给“新朋友”发暗号,他忘的是发暗号的时候顺便把见面地点、见面时间一起发过去,而且事实上,他还需要问问对方有没有时间——但这点他压根就没想到。

难得金今天起了个大早打字发短信告知了他的“新朋友”他昨天晚上想的暗号,可惜这傻孩子压根没把他的计划考虑周全。

不过至少他在失去意识前还想起来一点——“诶,我好像没和他约好在哪见面……”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法补救了。

 

Today is 09.21 Sunday

格瑞被通知A10号实验体彻底恢复意识已经是第三天的事了,接到通知的那一刻他就结束了他久违的假期迅速往研究室赶,当他到达A10号实验体所在的房间时,医护人员正拿着换过的点滴瓶准备往外走。

点头示意后,格瑞和医护人员擦肩而过,然后开始端详这样外貌异常眼熟的A10号实验体,然后一个大胆的想法窜入了他的脑袋——

“……天王盖地虎?”

尽管A10号实验体身体虚弱此时尚不能说话,但从他那突然发亮的眼睛格瑞就毫无疑问地可以判断出——这就是那个脑子缺根筋的傻孩子无误了……

 

 

由于瑞哥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名行事慢腾腾但又听力特别好并且还有那么一点大嘴巴的医护人员才刚出门口半步,所以这句话一个音都没漏地传入了他的耳朵……自此格瑞的酷哥人设崩塌。

——————————————————

日常@汪汪
@汪汪叫汪汪啦

评论(11)
热度(37)

© 本体是支很想改名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